Art and community: bridge to the differences


2012 0626 Ethnic voice

畫花你個箱工作坊 Wilson Shek's Workshop


知慳識儉﹕膠箱變瓷箱

【明報專訊】青花瓷,是中國工藝極致之作,古董價值連城,不是古董也不便宜。

看似繁複的精緻藍底白花圖案,使杯盤碗碟格調升高,美得甚至不捨得使用。
身邊朋友卻有大堆是遊牧民族,慣常搬家,每每加租又要搬,膠箱和紙箱佔滿居室角落,青花瓷?萬丈遠。
飯只能落街食,甚而不會擁有碗碗碟碟。
但美是我們與生俱來的追求,油麻地的小社區藝術空間活化廳,請來了著名畫家石家豪教你花一個下午「膠箱變瓷箱」。
被紙箱膠箱圍困,生活再迫人,也要為自己打造視覺享受才是。
「民間藝術,不需要太多技巧,只要有心機,都可以做得幾好。」石家豪一開聲就鼓勵各位未必畫開畫的參加者。問他怎麼會教青花瓷,是否因他一直鍾情工筆畫,在中國傳統藝術裏取靈感?他原來為人覑想﹕「香港人的家多數窄小,畫完畫都唔知塞去邊,最尾無地方掛,不如索性找家裏本來就有的物件,再在上面畫畫。」他在火碳的工作室,本來已經堆滿紙箱,這令他靈機一觸,「不如畫花佢,工作坊就叫做『畫花你個箱』。」
找原有物件畫花佢
只要是香港人,在家中或酒樓用膳,都會用過各式各樣的瓷碗,青花瓷的花紋看似複雜,但石家豪卻說成相反﹕「民間藝術是大眾的,不同階層的人都可以落 手落腳做,只是我們現在將之定義為藝術吧。其實是大家在家可以實踐的手作,用以美化生活。」如過年的年畫和剪紙,都充滿寓意及中國文化的含意。「這些事其 實我們讀書都接觸過,只是漸漸變得與生活無關,疏離。我希望可以透過這個工作坊,讓親手畫過的人,下次欣賞青花瓷時會有不同的角度,懂得花紋可以怎樣組 織,本來看似複雜的東西,親手畫過,就知不是太難。」
創作簡單 過程會滿足
本身畫了長時間工筆畫的石家豪,提到青花瓷與國畫的花卉線條類似,分別是瓷器用的是軸,而且「民間藝術比較圖案化,不是求真,是求規律。」不能在短 短的工作坊裏教導程度不一的人繪畫技巧,規律相對容易掌握,石家豪一邊觀察參加者的進度,一邊分享教班心得﹕「工作坊挑戰大,因為一次就完,一定要做些很 快看到成果的事。而且每次都不知什麼人會參與,無辦法慢慢解釋或訓練技巧,只能想出一些簡單和容易完成的創作,起碼他們做的過程會滿足。」
縱觀十多位認真地執起畫筆的參加者,時不時問石家豪意見,畫得有模有樣,連我都躍躍欲試。
動手畫花紋
要畫花個箱,先要準備一個箱,紙皮箱或膠箱均可,紙皮箱因本身有色,建議可先繪上底色再畫,acrylic覑色易,極之適合。準備顏料時,先挑選心水顏色,加一點點白色令顏色的覆蓋力更好,蓋在有底色的紙皮上,可令色彩變得更光亮。也可先填上底色,再描花。
1. 在畫面正中開始,安排花的位置,在中心畫出第一塊花瓣,以4個弧度為造型,擴散出去
2. 以簡單線條營造花瓣之間的陰影
3. 要是色彩不夠鮮,等顏料乾透後再補上一層
4. 畫上花托,分兩筆,兩端都是尖尖的
5. 跟據自己的感覺分佈莖和葉,規律是先畫葉,再以線條使葉連上莖
6. 找虛位畫上葉片,隨感覺去盡量令到畫面更平均
7. 如是者重重複複,填滿畫面
8. 其他周邊花紋,可參考書藉或瓷器上已有的圖畫,或自行創作
art jamming更吸引
Choman參加這次工作坊,因喜歡石家豪的工筆畫,她亦坦言費用全免,又可美化家居,實在太吸引,她說﹕「被老師講中呀,我家太細,無可能掛到一張畫。」
所以她在facebook一看到宣傳,立即報名,成為排在陳曉蕾之後,少數能夠參加是次工作坊的第三個幸運兒,而一眾落榜的網友們,一直喊加場加場。
Choman的膠箱本用來裝書﹕「平時放在一邊,但要是畫得靚,會放在當眼位置。」她哈哈大笑,「市面有很多art jamming,都不及這個吸引,由專業畫家教授,軲了。」
每月一次的敢學敢教
華欣負責為活化廳籌備每月一次的「你敢學我敢教」,她簡介這一系列的活動﹕「上次我們請來黃乃忠師父,不是教整花牌,而是以整花牌的方法,轉化為風 車製作,新年取個好意頭,又不用去車公廟買。」類似的學徒式工作坊,以梅花間竹的形式出現,有時邀請藝術家教,有時找手藝師傅分享,她希望令到更多人認識 傳統工藝,「亦令街坊接觸到藝和術藝術家的生活,所以傾向準備一些街坊容易學習的事情」。
「想畀鱓社區」
活化廳位於油麻地上海街,廳長李俊峰與一班志同道合的藝術圈朋友,共同打造這一社區藝術中心﹕「這裏由2009年開始,一班藝術家希望能跟街坊聯 繫,建立社區倫理關係的朋友合作,探討社區藝術的可能性。」每提到社區藝術,腦海浮現的,可能是巨型公共雕塑,藝術與生活的融合,說易行難。「即使有時大 家來參與了一些活動,但回到家又忘了,我們希望能跟街坊長時間發展關係。這是有趣的,何謂活化?這區很多東西都慢慢消失,但附近的商場如朗豪坊,又會以藝 術去做所謂的活化,藝術活化社區是什麼意思?」他們透過一些活動,希望能跟街坊互相了解,「認識和了解了之後,大家可以有更多分享,藝術家可以俾鱓 區,可能是能量、創意或關懷,社區又畀返鱓藝術家。」
街坊聚首地涼冷氣
活化廳不像別的藝廊,而是社區中心,少做展示性的活動,空間平常開放予街坊涼冷氣,聚首,有些小孩放學會來畫畫,每月都有工作坊或art action。「如『每月益街坊』,我們派一些東西引街坊參與一些事或議題,亦有主題性的proj ect,未來有『殺到油麻地』,講社區重建,城市網絡的關係等。」政治議題如六四亦是主打,藝術家本身會關心的事情,他們都想試試讓街坊知道,李俊峰好奇﹕「把藝術家放到社區裏與街坊建立倫理關係,會扮演什麼角色?」
活化廳網頁﹕http://wooferten.blogspot.com/
文、圖 饒雙宜
編輯 王翠麗



畫花你個箱工作坊

《香江漫話:尋訪花牌師傅 活化民間工藝》Master Wong

2012-04-16




香江漫話:尋訪花牌師傅 活化民間工藝
  中新社香港415日電 題:尋訪花牌師傅 活化民間工藝
  中新社記者 賈思玉
  在舊樓老鋪林立的油麻地上海街,有間視藝空間活化廳,由花牌業老行尊黃乃忠擔任駐場藝術家。
  走進活化廳,往黃乃忠的工作台方向張望,牆上所掛的五彩立體鳳頭和迷你花牌直入眼簾,幾張碩大的竹枝扎成的底架靠牆堆放,室內各處散落著紅金綠藍紫五彩銻紙制成的摺花。這些是黃師傅朝夕相伴30多年的工具和配件。
  有關花牌的起源說法不一,有人認為是中國建築牌樓的延續,也有人相信是民間模彷宮廷吉祥裝飾的說法。黃乃忠說,上世紀6080年代,花牌業在香港最為蓬勃、鼎盛。酒家、茶餐廳、理髮店等新張或擴充營業,通常要在門外立起寫有客似雲來生意興隆的花牌;每逢中國傳統節日、神誕和慶典,或者街坊團體活動,花牌一環均不可或缺;乃至有戲曲大戲上演,也要將名伶大名、聲色藝全等寫上花牌。
  花牌就是一種戶外廣告。黃乃忠從為父親當幫手入行,隨後繼承家業新忠花店。花牌製作容納了書法、繪畫、紙扎、綁繩和棚上裝置等環節,黃乃忠初時覺得最難的是雙腳穩陣地站在棚架上而雙手活動自如。他做了學徒數年才夠格出師。
  花牌大可達1415米乘以67米,小可至巴掌大,組成部件有10多種,包括:最頂部位置的鳳頂;左右兩邊畫有飛龍圖案的龍柱,上面配有立體的;中部寫有大字的四方包圓包,通常黃或綠底配紅色,鮮豔突出;底部的肚兜掙角雲柱等裝飾;以及最外圍包裹一圈的紅布。花牌沒有特定排列樣式,不過講求平行、對稱之美。
  雖然認為做花牌更強調技術而非藝術,但黃乃忠亦指出,這一行與不少傳統行業一環扣一環,是華南文化的組成部分。在香港,花牌、舞獅龍頭、花炮製作等多與酬神祭鬼、求吉納福的廟誕活動相關,因此農曆年前夕、農曆三月天後誕和七月盂蘭節期間是行業旺季。
  與多傳統手工藝的命運相像,隨著時光流逝、社會變遷,花牌業也漸漸式微。黃乃忠說,盡管新界地區的神誕活動提供一定市場,但花牌業工匠老化、少新血,現在全港花牌鋪不超過10間。另一方面,租金越來越貴,店鋪多轉入商場,城市發展下留給花牌的空間越來越少。
  更讓黃乃忠留戀的,則是花牌背後的人情味。他說,以前開店鋪主要靠街坊幫襯,希望生意源遠流長,所以願意借花牌建立網絡、信任,如今商家不少抱著搵快錢的心態。
  如果有一天花牌真的消失了,能接受嗎?唉,不接受也得接受。不過如果有能力,希望能讓它以另一種形式生存、演繹。黃乃忠輕描淡寫,也帶著些許無奈。近兩年,他不時與學校、保育機構合作,舉辦展覽或工作坊。而活化廳計劃的初衷,正是讓藝術融入社區,讓社區活化藝術。()


中新網

香港新聞網

中國日報網

鳳凰網

網易

你好台灣網

《僑報》

隔窗有野月色開飯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Project


9月邁入第三周前,活化廳最後一樣重頭活動,本來想是終極版日日益街坊,但最終還是(似網友建議的集大家六千蚊成立社運基金的意念)選擇集腋成裘玩鋪勁,把「迎中秋」活動加重料來搞。
社區藝術搞節慶,說到噱頭裝置,今天其實難敵的對手,是各式的商場、旅遊協會和貿發局的節慶show。然而,商場搞節慶,無非為推動消費氣氛,heart(心)卻是不賣錢的,政府裝模作樣的,也河蟹不會有edge(棱角)。我們作為社區street artspace,盼望在中秋,談一談團圓的真正意義和價值,人與人的社會共契。
兩條主線活動,一是月下開飯,一是活化餅。

月色開飯

每月一趟的「隔窗有嘢」9月壓軸請了梁惠敏和一代人公社來搞嘢。阿敏想到這時間剛接近中秋,不如將活化廳活化成街坊鄉里的開飯地方,好像以前村落每逢節日婚宴,村民街坊都會在家的門前預備飯局,一眾幾十人忙着切菜洗菜炒菜分菜,然後將菜送到隔離鄰舍家,請他們來食飯團聚歡暢。假如將這情景活現在活化廳都蠻有趣,現代式的大玻璃幕、不寬敞且帶政府規管的街道上、大車小車密集地來來往往,這好像不太合適,然而這正是現在的上海街(香港)社區!
合不合適這問題視乎我們重視什麼,堅持把它活現出來。

國際化鄉里教煮菜

搞場【開飯】首要考慮的是邀請上海街及附近的街坊鄉里,如果以鄉里來構想街坊的身分時,就會發現這含香港及以外的世界版圖﹕中國大陸、巴基斯坦、尼泊爾、泰國、菲律賓、印尼、印度……他們都是活化廳的街坊!都是香港人的街坊!他們不論在香港居住了多少年,是什麼原因來到香港,他們已在香港落地生根,返學工作娛樂生活。我們應該開心見到只是一條上海街,已感受到亞洲的視野和文化。
這飯局其一特色是邀請不同的鄉里來教做撚手菜。當邀請菲律賓的、泰國的、巴基斯坦的鄉里時,她們都顯得高興樂意,另方面覺得奇怪,因為她們的文化裏是沒有中秋節。中秋的由來當然是從中國某特定時空處境而來的傳統,不過既然在同一天空下分享同一月圓,那需要分別這是你的我的。於是,不同鄉里便會就各自的節慶中最好味最特色的食物在飯局分享,教大家製作,透過用手製作而不是用錢消費的經歷,親身體會彼此鄉里的人.情.味。

新界鄉里同交流

飯局的第二特色是材料來自社區。食材來自社區,收集碗筷廚具也來自本社區。飯局中亦邀請了來自大嶼山和屯門的鄉里來交流,因為在她們屋企有自家種的蔬菜,讓城市的上海街街坊可嗅一嗅新界的大自然氣息,了解日常飲食的材料由來。大嶼山的小明將為飯局製作焗薄餅,材料來自她種的各式香草和蔬菜,小明說她煮食的態度是材料大部分來自本地,所以她不會用外國飛來的芝士,這次的麵粉都會在上海街購買。
另一名是來自屯門的愛華,江西人。她是「快樂廚房@社區」的搞手和煮手,吃過她的菜的人嘴邊都一定彎彎笑。她煮的食物超好味,是因為吃出真味道、裏面含多層次的複雜感、簡單餸頭餸尾的千變萬化,以及她細心安排和考究的配搭,既健康又豐富,讓人吃出由心來的快樂,這亦是愛華的煮食堅持。這次她會在場即席示範製冰皮月餅,其中一款材料是自家種的桂花。
最後,飯局的甜品是來自上海街附近某青少年中心的90後青年,教街坊製作酒釀丸子。絲絲的甜帶我們延伸飯局的想像,採取更多不可能的行動。
這是一場有態度的飯局!

皎月蒙污 自由被卡

隨着堂堂正正的「黑影論」和「垃圾論」,香港進入警監社會(police state),失去的,實在太多,包括各式各樣的自由﹕穿tee的自由、採訪的自由、用公眾空間的自由,當然也就包括向權貴表達不滿的自由。就如麗港城六四T恤男所講﹕「高鐵事件我冇出嚟,天星碼頭事件我都冇出嚟,我只係一個普通人,我要搵食。到現在,當我想發聲的時候,已經發現這片土地已充滿白色恐怖,已唔到我去表達意見。」見地猶如納粹後的一段神父的自省,果真「誰,不是天安門母親?」

投訴噪音 鄰友宜親自前來

記得去年中秋,活化廳找來廟街樂師,被人當噪音投訴。上個月,警察又來公園警告我們駐場無家藝術家市村美佐子的公園大食會。查詢當日警員報告,警方投訴編號11025046案件報告轉述紀錄如下﹕
「收到滋擾投訴,同事去到咸美頓街公園,睇到有人傾計、食野、無人唱歌,有張1米乘3米的枱,枱面有食物,枱屬於上海街404號,職員將枱搬回入室內,職員拒絕提供個人資料,案件完結,無進一步行動。」
轉述報告給我們的警員所按加的評述是「案件性質輕微」,基本上正跟我們當日拒絕提供個人資料之理由不謀而合,可惜當日卻因市民被要求交出個人資料作紀錄好交差的例行公事化,造成雙方大量寶貴精神的浪費。應付警察,市村美佐子的確是高手,她的妙語話齋﹕「What's the problem? No Problem? Okay! Bye Bye!」
至於投訴人,我們這裏誠心呼籲,希望日後別事事通過警方來介入社區本可自理的街坊事務,改而自行前來,與你的鄰友面對面相洽你遇到的問題,你或者會有意外的發現和收穫,因為我們,比你的警隊更熱切提供協助。

活化餅﹕團圓的皮和餡

活化廳作為藝壇亞茂,搞笑議政組織,眼見每年的中秋只有愈來愈「難過」,香港確實窮到只剩下派錢時,我們以「無嗰樣,整嗰樣」的態度來整「活化餅」,借來幾個社會起義的圖案設計(包括﹕「反高鐵」、「反廿三」條立法、爭取「普選」鳳凰,以及反「超錯」政改)挪去整月餅。

重塑團圓象徵

沒有陳豪的廣告谷銷,沒有廣大的銷售點,更不用分毫,只要是來到參與我們為社區聚首的中秋活動【月色開飯】及晚會的朋友,便有機會免費收到此份祝福。(或許用免費這字眼都稍嫌把看倌的視線移偏了,重點應該是聚在一起分享,增強社鄰關係。至於說有機會而不是一定,明顯是因為資源有限,派完即止啦!)
月餅之象徵「團圓」,其實和民間起義推翻政權的故事互為表裏。在沒有太平盛世,無處有靜土的社會,月餅所象徵的團圓,在商業為主流價值觀的洗禮下,已被大集團廣告改易包裝為象徵親情與愛情的團圓所蓋過,「禮」也同時被商品化。

重倡社會倫理關係

在這角度下,活化餅誠聘上海街雕模師傅雕模,再聘小型連鎖餅店龍珠及社區網絡組織土作坊焗製傳統及有機月餅,活動本身召回月餅所象徵的團圓在政治及社會層次上的意義,成為重倡社會倫理關係的藝術行為(art practice)的棋子與食糧。

月餅畫

自從街坊口中知悉過去大酒家會以滲入時事議題的大型戶外月餅廣告來吸引途人,我們一直在盤算如何跟進,我們遇上的一名前輩月餅畫師傅,也可惜始終不肯留下聯絡。斷斷續續的找資料下,黎健強就為我們提供了這幀舊照片。今天,你若見到如此的月餅畫,你會向淫審處舉報不雅嗎?或者你覺得創作人需要自我送檢?香港其實進步了什麼?退步了什麼?其實審裁處要作的,是以社會上普遍接受的道德、禮儀及言行標準詮釋淫褻及不雅的含義,故我們市民大眾究竟如何想,敢於表達,才真正重要。至於新創作,我們邀得藝術家李靜嫻為我們作了個「憤怒鳥」版的辛卯中秋剪紙圖。

後記

活化廳這次再獲香港藝術發展局續約,很多人知悉後頗感振奮,但實際上,我們未見藝發局架構上有什麼改進,如評審團中仍包括官方委任的某政黨成員。革命尚未成功,大家就仍要努力了,有緣者,江湖再見。
mingpao 9/2011

街坊物語 The Neighborhood

執回來的藝術 劉建華
睇新聞不時發現富豪們出動巨款買下藝術名家的作品,但其實要儲藝術品,毋須 動用千金。主力搞社區藝術的活化廳,其藝術及行政總監劉建華(Jaspar)也愛收藏藝術家出品,卻花費有限:事關我們日常接觸到的社會運動,當中的印刷 品原來就有不少藝術家參與其中,傳達訊息之餘也能感受一份獨特的美學。「這些作品藝術市場唔理會,但卻是香港藝術家正正在做的。」Jaspar如是說。
描述: http://ad1.on.cc/phpAdsNew/adlog.php?bannerid=18429&clientid=10405&zoneid=765&source=&block=0&capping=0&cb=f077d441c975c2c0d9dfa29c72397c95

藝術在身邊


翻看Jaspar展示其一小部分收集的資料,數個資料夾內夾雜了不少社會運動的單張及貼紙,當中有大有小的、也有不完整的,來自各種不同的機構組織。而這些平時在身邊沒多留意的事物,細看下卻原來在設計及美術均花了不少心思。(記:記者 JJaspar
記:為何會有收集社會運動宣傳品這個念頭?
J:不少本港藝術家都有參與社會運動,例如每年71日免費派發的《我們的萬言書》就有智海、陳素珊等負責畫海報,於社運活動的宣 傳冊子發現到江記的插圖,另外學聯旗下的「八樓」推出的《捌a報》,從內容及設計都看得出是一班文化底子深厚的人負責。他們多數是為了一個社運目的而畫, 但香港的藝術市場對這些創作都甚少關心。
我儲宣傳品的觸發點,是民間博物館曾舉辦一個關於示威遊行的展覽,橫額、棺材都是展品,希望透過Visual Culture Studies,用側寫的方法去睇社會活動,這令我生起把所有發生的事物都儲起來的念頭,包括報紙、雜誌等。何況要收集這些東西全無難度,因為活化廳正是 社會及文化圈中人的資料散發中心。
記:儲了這麼多宣傳品及小冊子,可有想過有甚麼用途?
J:其中一大用途是在舉行講座時,有實物讓大家去了解文化圈正在做些甚麼;此外,亦有想過用這些東西來組合成作品,之前亦試過將所 有警民衝突的資料整理成一本小冊子,送給朋友。某程度這些剪報、海報對我來說是原材料。更有人提議用這些宣傳品做展覽,但數量實在太龐大,亦不容易搬動, 我笑說不如來我屋企搞吧。



舊物見世界

Jaspar於中大藝術系畢業,亦曾於中大人文學系做研究,間中寫寫學術文章,近十年開始策劃展覽,並在2009年坐定定主理 活化廳,專搞社區藝術。Jaspar愛儲物,就連他主理的活化廳,也成了舊物收容所。活化廳位處油麻地舊街,該地區有不少老舖都因各種原因面臨結業,而活 化廳接收剩餘文物之餘,也同時接收了舊區的歷史。
記:你跟儲物似乎甚有緣分,活化廳好像也收藏了不少舊物吧?
J:活化廳的名字讓人想起了保育,加上曾舉辦百年老店展覽,予人一份懷舊的印象。早前附近的一間中醫館因主理的中醫師去世,他的女 兒索性將醫館關閉,並將醫館內的舊物送給活化廳作保育之用,除了醫用物品外,亦存放了醫師一家的日常用品。由於醫館開業時,新填地街才剛剛出現,內裏不少 物品可算是見證了整條街的歷史,當中亦不乏文化界珍藏:例如醫師其中一位女兒因為喜愛電影,時常去藝術中心睇戲,儲起了大量昔日的《藝訊》,這些對藝術圈 都是很重要的記錄。
記:因為有太多街坊送來舊物件,所以索性舉辦《臨界點》展覽?
J:相對展品,我們更關心日常生活。當代藝術裏,社區藝術應該重視過程而非成品,香港的社區藝術比較沉悶,來來去去都是壁畫或工作 坊的製品,這次《臨界點》想帶出來的訊息,是希望將焦點放在點解有人有這些收藏、點解認為這是藝術、點解要送給藝術空間等等背後的故事。與此同時,可以透 過街坊相贈的物品,勾起很多日常生活中的想法,例如有人送來制水時期的紅A鐵桶,你可以察覺該品牌的產品比現在的優質耐用,可藉此聯想起當年的老闆會以優 質產品去賺錢,對比現在只顧炒賣式賺錢,反映某一個年代老闆對生意的看法。利用物件來談論生活,這也是文化上的覺醒。



後記

用人們送來的物品來作展覽的《臨界點》,街坊究竟送來甚麼東西,確是叫人好奇。答案是圖畫壓倒性地多。「街坊對藝術的想像,原 來係工藝類的物品比較容易理解接收,都是民間內常有的裝飾品。」Jaspar說。不過亦有不一樣的接收品,例如有街坊會到救世軍購買舊物,然後轉送到活化 廳,當中包括了老夫子的公仔擺設及Beyond多年前演出的VCD,種類包羅萬有。
撰文:張超駿
攝影:陳世昌



[2010 - 2011] 活化咖啡廳 Woofer Cafe

20100913 新假期 13 Sep 2010Recruit 21 Sept 2010Recruit 21 Sept 2010星島日報港聞 8月28日

明報星期日生活 MingPao Sunday

明報星期日生活 8 Nov 2009明報星期日生活 15 Aug 2010明報星期日生活 27 Dec 2009明報星期日生活 27 Sept 2009明報星期日生活 28 Feb 2010明報星期日生活 30 May 2010明報星期日生活 31 Jan 2010


拖足廿多年,係時候還了吧?

活化廳今次搞活化藝術品外借計劃,當然不是為擠件鑲框海報入人們家而已,而是通過把集來的義氣藝術家們作品借出廳,借機反思藝術如何真能與大眾生活相輔相成。其實香港早已有「藝術化生活」的公開展覽,推動藝術的民主化,跟當年爭八八直選同步,不過活化廳這次恰在把藝術放回到生活脈絡中去,又跟其九零年其姊妹篇「找尋藝術」把民間收藏抽放到藝術展場中去,帶一逆向思維。

今次活化外借藝術計劃,可謂生於被高鐵撕裂的社會混沌中,香港投訴合唱團DVD一再發市,暗藏殺機的摺椅開幕瞬即被借走,就是花苑、李傑等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作品,實際都係在立法會前交收,而更多作品,更係真係出得嚟行。Henry的諷刺t恤既遇上知音,Henry自己也借了件八十後創作披上身。添民苦.霍的攬枕,更被借給了斷食的友人們(最奇還是其單性繁殖,借出兩件卻三件送返來)。

街坊勞生的「你貓唔貓」,巨型到預佐無人屋企放得落,實用如時鐘日曆杯傘咕臣等作品又或者太不起眼,但櫃格中眾多小品可惜同也未遇有緣人。劉學成的「匣中園」不宜作鯉魚池假山,卻可像德蘭修女相隨身攜帶,而陳正文的「樣辨人民」小動物和何遠良的「煙頭奶嘴」,同似乎皆屬口腔期的草泥馬,跟劉智聰從廢屋中找到的塑膠桔一樣,仍焦待著其下一階的生命演繹。

跟官方版藝術品外借的「生活因藝術而喜」,或市區重建項目商場的「in art we live」高捧藝術的口號剛剛反轉,最近讀到一個有趣說法,以為「藝術就是令使生活比藝術更有趣的東西」,這無疑給藝術提出了一種相當恰如其份的活化想像。

出得嚟行,遲早會還,兩行紅漆大字在活化廳櫥窗上,非但不是武力恫嚇,招來的更反而係文字人對於兩句主體不協調的語法爭論。但若搞清內裡主體微言(出得嚟(遊)行,遲早會還(政於民)),恐怕活化廳或也會有人來扣我們要起義的帽子。

明報星期日生活31/1/2010活化廳第四期

[2010 - 2011] 拜山先講 June Fourth Massacre

信報 15 June 2011信報 4 June 2011字花 32期 1字花 32期 2明報 3 June 2011明報 31 May 2011經濟日報 1 June 2011經濟日報 3 June 2011蘋果日報 3 June 2011蘋果日報 5 June 2011蘋果日報 29 May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