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化廳人日巡遊 與街坊拜年

http://www.arts-news.net/articles/2014/02/07/%E6%B4%BB%E5%8C%96%E5%BB%B3%E4%BA%BA%E6%97%A5%E5%B7%A1%E9%81%8A-%E8%88%87%E8%A1%97%E5%9D%8A%E6%8B%9C%E5%B9%B4

一談及「廣東道」,大家可能便會馬上想起尖沙咀那條「名店街」,還有許多自由行旅客排隊購物等場面……可其實,延綿至旺角的廣東道,在佐敦過後即有另一番景致。那裡還有小店和街坊組成的小社區。昨天初七「人日」,活化廳仝人就浩浩蕩蕩的舉行「馬車巡遊」,跟附近的油麻地街坊拜年。

雖然上海街視覺藝術空間的續租問題一直未有定案,活化廳仍然與藝術發展局拉据中;活化廳繼續工作小組這個新春就先拋開顧慮,馬不停蹄舉辦各項「迎馬活動」,包括新春前兩個星期日的「派揮春」,初一清晨到花墟年宵回收剩物的「拾得好」、年初二至四的「活化墟」,以及初七人日的「廣東道巡遊」。

活化廳成員堅持巡遊,希望藉此向排檔街坊問好;又謂雖然活化廳與廣東道只是幾街之隔,但平時總是很少機會見面寒喧。而今年因為是馬年,便將「花車」改名為「馬車」。

就昨日所見,活化廳成員及友好街坊自製賀年旗幟,亦帶同樂器邊走邊發響聲,營造熱鬧氣氛。而沿途隨了向街坊和店主拜年,又會派發不同禮物,風車、卡通汽球、盆栽不等,務求皆大歡喜。


小孩也要試試打鼓。
年輕的區詠欣表示,她今年是代表「油麻地花王」參加,將一些生菜、艾草等小盆栽送贈給街坊,也有天台妹叔在盆栽上題「福」、「健康」等字,藉此祝福大家快樂健康。而妹叔亦在巡遊中途加入,他表示自己於油麻地天台種植小植物已有50多年,本身也認識活化廳的朋友,今次也來湊湊熱鬧。

馬車上的禮物很快便派完,有街坊連兩盆桔都取走了。有巡遊的朋友笑言,由於隊伍陣容鼎盛而且聲勢浩大,初時嚇得部分街坊以為是「收陀地」(黑社會收取保護費),當然澄清過後街坊大多欣然接受禮物。

巡遊過後,眾人晚上又舉行「活化廳 x 藍屋 街坊交流計劃」,到藍屋「香港故事館」拜年,放映電影《陣頭》、吃年糕和棟篤笑,節目豐富。

或者你嫌他們的花車真的很「街坊」,不知這是不是「社區藝術」。不過至少,他們並沒有藝術家的高傲和自我澎漲,也樂於走入人群,與街坊建立關係。大概,要有長遠的互信與認識,方有社區藝術的後話吧。

油麻地「活化墟」反應熱烈


http://www.singpao.com/xw/gat/201402/t20140204_487415.html

2014-02-04 香港成報
核心提示:由十多位本地文化藝術工作者共同營運的社區活化藝術的實驗平台──「活化廳」早前於年初二及初三,在油麻地上海街熙龍里交界舉行「活化墟」,售賣各類由善心人送贈的物品,期間反應熱烈,吸引不少市民前來的同時,亦有不少善心街坊捐出物品擺賣。出售分享或交換送出「活化墟」歡迎任何市民到場擺賣,旨在設立不同地攤,將各類二手用品及舊物出售、分享、交換或免費送出。在大年初一期間,更有不少人更捐出一盆盆的年桔、年花等,轉贈予別人,吸引不少市民圍觀及帶走「心頭好」。不少寶物「一元有交易」,更有部分貨品可免費取走,故吸引不少原本路過的市民,一家大細「尋寶」。

  【記者黃德寅報道】「人贈物‧物贈人」,油麻地街頭重現「趁墟」舊情懷。由十多位本地文化藝術工作者共同營運的社區活化藝術的實驗平台──「活化廳」早前於年初二及初三,在油麻地上海街熙龍里交界舉行「活化墟」,售賣各類由善心人送贈的物品,期間反應熱烈,吸引不少市民前來的同時,亦有不少善心街坊捐出物品擺賣,「活化墟」更特別在昨日(年初四)加開「最後一場」。
  出售分享或交換送出
  「活化墟」歡迎任何市民到場擺賣,旨在設立不同地攤,將各類二手用品及舊物出售、分享、交換或免費送出;讓一群互不認識的人聚集擺賣,重現「擺地攤」、「趁墟」的場面,聯繫社區。在大年初一期間,更有不少人更捐出一盆盆的年桔、年花等,轉贈予別人,吸引不少市民圍觀及帶走「心頭好」。
  記者在場眼見,地攤所售物品五花八門,由親手製作的飾物、二手衣服、二手影碟、書籍、精品擺設、食物、電器或保健用品等等都應有盡有。不少寶物「一元有交易」,更有部分貨品可免費取走,故吸引不少原本路過的市民,一家大細「尋寶」。「活化廳」負責人之一的許小姐表示,在初三時,仍有不少街坊送出二手物品,故特別在初四加開一場,務求清貨。而該檔攤在售賣物品後的得益,將會用作營運「活化廳」之用。

續約失敗 不滿藝發局拒公佈「死因」 藝術家護活化廳 被「斷糧」仍留守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0125/18604982

【本報訊】獲藝發局資助的油麻地上海街活化廳,是一個結合了社運與藝術的「反動基地」。他們去年底續約失敗,藝發局卻不肯公佈「死因」,三位藝術家不忍深耕四年的工夫被連根拔起,惟有一直留守,逾期「佔領」超過三個月。他們希望藉今次抗爭向藝發局及公眾證明,要他們離去,其實有違局方發展社區藝術的初衷。

記者:朱雋穎

抗爭可以很平靜,正如李俊峰、方韻芝及葉浩麟目前這樣。自去年7月得知續約不果、9月底上訴失敗、10月合約結束,沒有資助正式「斷糧」,更要搬走,但他們一派平和。三人組成「繼續工作小組」,留守逾三個月,繼續日常的社區藝術工作,並爭取機會解釋藝術理念。
其間,廳內運作如常,街坊「傾偈會」如常、過年前寫揮春派街坊如常、大除夕去年宵執剩餘物資做花車如常……問起廳內任何一位,無論是藝術家還是街坊,下一步怎麼走,往哪裏去,皆茫然未知。

斥如「行政機械人」

他們最想的,就是留在原位,或「原區安置」──搬到區內為數不少屬政府物業的「吉屋」。他們認為,社區藝術需要時間的累積,需要街坊參與,兩年一約,只會拔走好不容易才種下的根。如方韻芝所言,藝術不一定是畫畫或雕塑,教人重新想像人與人的關係,也是藝術。
不過,藝發局從未應允此訴求,職員兩次「落區」談的是活化廳如何走、幾時走,多於聽活化廳如何延續社區藝術。局方甚至在兩次會面之間發信,指他們如年底前不遷出,就「採取法律行動」,令一向冷靜的成員們憤怒。葉浩麟嘆道:「同佢辯論點先係對社區藝術好,大家赤手空拳,佢無啦啦又『掹槍』。」

李俊峰也不滿道,藝發局猶如一台「行政機械人」,不講理念只做資源分配,「但其實佢哋分配嘅資源來自公帑,係咪應該同公眾討論點分配呢?」他們認為,目前社區藝術資源分配極不平均,最大問題是以一筆過為主,「畀你幾十萬,做餐死又轉下一區」。而社區藝術的可貴,在於透過平日的交往與感染,讓街坊對日常生活更敏感及關注,「保存舊區價值,唔係拆嗰吓先畫張畫紀念吓,而應該係有對話、有來有往」。

希望推廣社區藝術

葉浩麟說,藝術不應只是某種階級有餘暇的人的玩意,「社區藝術可提供一個空間,畀嗰啲受生活所逼嘅人,有參與嘅機會」。他以街坊藝術家Henry為例,一個寫得一手好字、畫得一手靚畫兼關心時政的中年人,他本業是冷氣維修師傅,「就算呢個年代,都唔係個個人識上網發表作品,但活化廳可容納到佢」。活化廳的每面牆、每個角落,都展示着街坊的藝術品,像詩癡貞姐的詩、像Fred媽自家製的「營養豆」、像花牌師傅黃乃忠的大小花牌。

不過,藝發局遲遲不表態,令一眾藝術家及街坊都感到乏力,因深水埗重建遭逼遷而進駐活化廳的黃乃忠,也未知前路。藝發局表示,許多問題都要留待會員大會讓新一屆委員討論,李俊峰稱:「藝發局一直只話會研究,但研究做30年都得啦,我哋想得到確實回覆。」他們會在今日藝發局的迎新日,到場請願兼致送《藝發局委員須知》,促請新一屆委員會正視問題,改革藝發局的社區藝術政策。

【本報訊】2009年起進駐上海街404號的活化廳,由10多名年輕藝術家組成。由門前「隨便入嚟坐」標語,到成員與街坊間閒話家常,都可看到他們對油麻地的深厚情感。他們以社區藝術為己任,最廣為人認識的卻是非社區導向的社運、政治藝術活動。

搞「公投」選特首

每年六四,活化廳會化身六四紀念館,廳外高懸「毋忘六四」旗幟,廳內展出相關文物,成員年復年號召市民騎單車來往廣場,重演1989年的那一夜。這類並非特別為社區而設的活動,意外地成為最「入屋」的活動。方韻芝笑言,甚至在某些街坊心中,「活化廳即係做六四展嗰度」。李俊峰也表示,由街坊的反應可見大家對六四展的重視。他說,有年到附近花檔買大束白菊花,老闆知道是為六四祭亡靈,就送了許多昂貴的百合花,「佢話行唔開,叫我哋幫佢送。好多人你以為佢唔緊,其實好上心」。
亦因六四展覽,引來許多平時過門而不入的街坊,有人特來送上收藏多年的剪報、文獻,也有人訴說當年油麻地一帶情況,催生了後來口述歷史計劃,以及〈由北京走到北京道〉的街頭藝術展,以藝術紀念學運,凝聚了社區焦點,某程度上重奪了街道的使用權。

活化廳更在特首選舉期間,自辦不設提名門檻的公投,「結果唐英年當選,唐太同劉德華都有幾票」。他說,每逢與時事有關的活動都份外受歡迎,如爭普選的革命月餅、抵抗舊區重建的「自救傾偈會」,「佢哋會覺得唔講呢啲嘢仲奇怪,對街坊嚟講,時事才是最社區」。
這些舉動,自不然會挑起政府與建制派的神經,據悉,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兼上屆藝發局委員鍾樹根,曾在藝發局會議炮轟活化廳「不搞藝術搞政治」。李俊峰不願猜測活化廳續約失敗,不過,他表示,藝發局抹煞任何社區藝術組織在社區中扎根,其實已是一種打壓。

【本報訊】活化廳續約失敗,新中標者是由社運藝術家莫昭如(圖)牽頭的社區文化發展中心。對於活化廳的留守,莫昭如不表反對,除因他仍未跟藝發局簽合約,也因對活化廳的欣賞,他曾撰文表示,「活化廳做的事情,有許多是出乎我們想像,是我們做不到的,只能叫好」。

讚創新又前衞

早在四年前,莫昭如與活化廳同時入標申請上海街404號視藝空間,而一連兩次,都由活化廳奪得合約。莫認為,活化廳創新又前衞,是個十分成功的藝術團體,與之競爭,雖敗猶榮。莫表示,今屆再次入標,其實是懷着「怕活化廳申請失敗」的心情去做的,萬一活化廳落選了,也有機會延續其精神。

他承認入標前與活化廳溝通不多,「如果有溝通,可能有唔同做法」,如與活化廳合作成一個單位申請。目前活化廳與藝發局的辯論陷膠着,莫表示不急於一時,他同意「原區安置」的做法,認為政府每年以極平租撥空間予社福用界使用,如油麻地一帶就有善導會、哮喘會等,藝術界實可向社福界借鏡,團結起來向政府爭取更多的空間去發展社區藝術。莫說:「詩人寫詩並不是因為稿費,而是因為失戀。」發展藝術資源的確有限,但藝術家並不會因而停止創作。

【新年好去處】油麻地「活化墟」加開最後一場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40203/52150823


一連4天的曆農年公眾假期已到尾聲,大家會把握機會多玩一天,抑或好好休息等明天上班呢?

由多位本地文化藝術工作者共同營運的藝術組織的「活化廳」,剛在年初二及初三舉行「活化墟」,多名街坊巿民到場散貨,又與別人分享、交換或免費送出物品。由於活動反應熱烈,「活化墟」今天將加開最後一場,如果巿民過年期間,家中多了東西想跟別人交換分享,更加無任歡迎。

「活化墟 新春第2回」(年初四)
地點:油麻地上海街404號「活化廳」
時間:下午2時至晚上8時
活化廳facebook:
http://on.fb.me/1aeAuPN